且往俗去

自娱自乐。

听说下雨天我和你更配哦


学长追求学弟的故事儿/我编的


入秋之后风开始放肆而狂妄起来,九月已经褪去了燥热且逐渐降温,多数人已经裹上了冬季棉袄子,少数人还顶着薄薄的夏季短袖,多半是脂肪过多的那些个孩子们。早晨从东边开始吐露着白气儿,氤氲起一片云雾晕染在半空之中,粘着女孩子的头发粘稠地湿润,一路过去只听人说些“又该洗头”之类的话语。


王源一路过来一路想笑着,顺手揉乱了早晨起来随意理好的头发。树荫不是很浓密,隐约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若隐若现发散。他是欣然的。


直到刘志宏从教室那边忍俊不禁而来。王源从容自然地伸手想揽住他的肩,却被他一个缩头躲过了。王源的手臂只得尴尬地停下半空欲落在刘志宏的小呆毛儿上,但眯着眼想着刘志宏这自家发小日日鬼混不洗头,一下子洁癖上身,嫌弃似地收回了手。


刘志宏自顾自地绕着王源转悠一圈子,用手大力拍了拍他的后肩子,仰天长笑了那么几声,不顾王源投来的迷惑目光,只绕着他又笑又说含糊不清。


王源只觉他口齿不清,推了推他的肩头示意他正常些。


他这发小稍稍收敛了些,转而就勾上了他的背,“你知道吗,你王学长就在咱班门口。”


随即刘志宏踏着小碎步走了,王源在原地朝教学楼的方向咧咧嘴,埋头思索是不是该爬窗进去。


说起这位王学长,整个高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。这学长大名王俊凯,初进校时因为长相漂亮而被班里人强拉着去了艺术汇演,于是凭借一曲吉他弹唱红遍了整个学校。当时王源还没入学,但开学前期对于这位王学长也是有所耳闻,知晓他是这个学校的大红人儿。当年刘志宏捧着不知从哪个女生手里得来的王俊凯的相片,在他面前大肆而言说,不追到王学长誓不罢休。紧接着王源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,持续了好多个星期之后,刘志宏终于凑上来问有什么问题。


王源也,只能笑笑说没什么。


后来顺理成章地,入学,开学典礼。起初开学典礼的时候闹哄哄的,王源只当是常事没多大在意,直到后来刘志宏抱着上面有被他叫做男神的人的照片,蹦哒着过来。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渐渐蔓延,渲染得整个人都快要飞起来的样子。


王源拦了他一脸狐疑,他停下来指了指照片,又指了指讲台。


隐约连次地传来女生暗地里的呼声。原本低着头认真听的王源彼时一刹那抬头,撞见一双桃眼,眉目如画。


好家伙,真人比照片帅多了。桃眼被阳光勾勒地愈发标致。王源本就在领头的地方站着,和他之隔演讲台上下的位置,看他时清清楚楚与他四目相对,不知为何有股燥热涌去耳根,他也只当做是这毒日头,晒的。


王俊凯在讲台上一眼就瞥见了这个皮肤细嫩杏眼流离的小学弟,这种人才是放在一堆烂石里都会闪闪发光的那种。沉稳自若如他坚信不疑,小学弟的脸上的确是有一层薄薄的绯红,是在和自己眼神碰撞时产生的,于是莫名地对这个学弟产生了好感,特地留意了他所在的班级。


演讲完后王俊凯会班级时,正巧碰上那认识几年关系雷打不动的兄弟,打完招呼开头就无厘头地一句,


“你觉得我是弯的吗。”


实在是太过于强调和明显,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吴呈,也就是他那兄弟立即双手护住胸退后一步,连连问他要干什么。做完动作后还添油加醋地加一句,想不到这些年你不近女色,难不成是因为暗恋我?


这让王俊凯对他无话可说。顺便递了他个白眼,“就你这样的?脸不行。”


说实在的,吴呈当真不知道当王俊凯中二病发的时候怎么和他交涉,所以对于他的某些超乎寻常的话总是见怪不怪爱理不理,他总以为王俊凯虽然人中二,但心是沉稳的,以至于他单纯地认为王俊凯会安安静静谈场恋爱,然后来个嫂子让吴呈也能逗着开玩笑。


事实证明,当王俊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吴呈受到了惊吓。


惊吓归惊吓,他着实不相信王俊凯是弯的。虽然十分积极地帮王俊凯找王源所在的班级的具体位置,座位在第几排第几个,成绩如何人缘如何。该打听的他自认为都帮王俊凯打听了,唯独当王俊凯这个顽劣家伙坐在他面前啃着苹果,悠哉悠哉地问,“那性取向呢?”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开始犯的错误––认为王俊凯在跟他开玩笑。


“哥们儿你有病吧?”吴呈是这么回答的。


即便如此,吴呈依旧马不停蹄地给王俊凯打听。只因为王俊凯足够有让他去拼死拼活的本钱。他仍然记得几天前王俊凯拿着不知道哪儿来的JIM演唱会的门票,耀武扬威地在他眼前划过几道弧线。


至于性取向这个问题,虽说吴呈帮他问了王源身边亲近的人,但得到的统一答案都是,


“想干嘛”。


所以王俊凯直接抛弃了蹲在角落里默默画圈儿哭泣的吴呈,自个儿想方设法地去接近王源。


起初以高二学年的学长去低年级视察的借口,总喜欢在王源的班级停留许久,有意无意地和王源来个肢体接触什么的,他就不信没给王源留下印象。后来在食堂拉着吴呈往高一扎堆的学弟学妹里坐,恰到好处地挑到一个和王源可以相视一笑的地方。


王源起初见到王俊凯的时候,猛地想起开学典礼那一天的事情。


那天回家之后,王源独自一人把自己裹在被窝里裹成鸡肉卷儿,翻来覆去没个消停的时候。最后他顶着湛红的脸蛋儿,跑去厨房喝了大杯凉水,告诫般打了打自己的头。模样是可爱极了的。


总归很后来王源想起自己这一幕的时候,觉得自己是蠢得可以。


王俊凯每天不落地来检查早读,王源每天不落地和他进行似有若无的肢体接触,每次他总以为王俊凯会瞪着眼睛转过来训斥自己,然而并没有。他总觉得这个所谓王学长未免太好相处,问了别人才知道,他清高得很。于是他一度不解王俊凯为什么对自己没这些清高的行为,甚至在早读开始时迈进教室对自己微微一笑?


“这个人很奇怪”。


是王源继“这个人很好看”之后对王俊凯的第二印象。


每次他和刘志宏谈起王俊凯时,后者总会用一种,别和我抢男神,的眼神盯着自己打转。于是王源开始厌烦和他提王俊凯的事情,但不知怎的刘志宏渐渐开始以一种看怪人的眼神看自己,问他怎么他也不说。某天王源拉扯着他去小树林威逼利诱,他才支支吾吾吐了几个字出来,“学长朋友来过问了点事儿。”


莫名其妙。王源瞧着再问刘志宏也没什么用,就自顾自地回了教室。


王源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是第十八次在食堂碰见王俊凯的时候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,不知不觉记下了这数字。当时王俊凯似乎正和同行的朋友争论着什么,然后那个朋友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,起身言到,“那你自个儿问他去!”


他清楚地看到那人指着自己,和王俊凯离地不远的缘故,那边一举一动几乎大声点就听得见。王源看那人被王俊凯拉了拉却毫无坐下来的意味,反而变本加厉地扬了声,“你追人家也不带合着我一起吧。”


随即是那一小圈的人鸦雀无声。眼神齐刷刷地就往那朋友手指的地方看,毕竟王俊凯在学校里是个以才貌闻名的红人儿,更有人斟酌着心思去追他。王源直接听懵了,警戒地望了一眼四周之后,端着饭碗一个脚底抹油溜出了食堂。


王源边回教室边琢磨起刚才那人说的话,他起初只觉得王俊凯这人,在食堂放着高二的好位置不坐偏偏挤高一来,着实奇怪,只是没细想。现在联系起方才的事情,和之前有意无意的接触却还没引起反感的事儿,似乎内心的九曲玲珑里,某一点的灯突然被点亮,故弄玄虚地闪耀了一会儿。


王俊凯还在食堂里和吴呈大眼瞪小眼。他既气吴呈因为一点小事争执就卖了自己这个好兄弟,又在心里纠结王源是怎么个想法。本来他是打算细水长流,到最后双方关系够好的时候再来个壁咚告白什么的,但是现在被吴呈这么一闹下来,小片人都注意到了他王俊凯喜欢一个高一的小学弟,可能还包括小学弟本人。


抱着想和吴呈打斗到这位兄弟断子绝孙为止的想法,但是终究没力气和吴呈细争这件事,吴呈也殷殷勤勤地给自己说着好话,自己也只能说声没什么,除此之外别无他路。于是有一段时间,学校里开始沸沸扬扬传着,王俊凯是男同的传闻。


王俊凯是觉得没什么,毕竟性取向这事儿,是明显的事实。但是有王俊凯的迷妹们不服,嘶声力竭地喊着自家男神必定是直男的言论,看得王俊凯有些想发笑。


王源在学校里明显受到了挺大的影响,先不说校园论坛上被扒出来的他的人名班级照片出生年月要好朋友,就是单单的抽屉里乱七八糟不断多起来的情书和示威信,足以让他每天焦头烂额了。刘志宏取笑他说,“你这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”王源则没和他打拳角斗嘴的力气,随便扔一叠书信在他桌上,


“滚。”


所以在王源的生涯里第一次觉得,被人喜欢是件很麻烦的事情,不管哪个方面。


从前初中的时候,他曾经被好几个胆大的女孩子递过情书,他总会红着脸挠挠头说,“妈妈不让我早恋。”然后随意搪塞了过去。抽屉里会有一些女孩子给他准备的礼物,他都会询问到主人,然后送还回去,并且一板一眼地告诉她,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”做多了也习惯了,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所以也不觉得麻烦。但是这进高中之后,三番五次地和一个男生产生摩擦,还在食堂里被人间接告白,收到的信封从三五张变成了十来张,着实应付不过来。况且在没遇到王俊凯之前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到不能再直的人,原则上。只不过还没有遇到看对眼的女孩罢了。


怎么到了王俊凯这里,一切的他以为就被打破了呢?


他每次百思不得其解,然后自己陷入死循环,最后罢休。


关于自己到底有没有喜欢王俊凯这一点,王源异常地谨慎小心,甚至一本正经地拿纸笔演算,给自己分了多重情况类比,最后拿着笔停在草稿本上睡着了。


那件事情之后王俊凯不但没有刻意去避开和王源的正面接触,反而处处跟别人示威表示所有权,偶尔主动找上王源说话,说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一个课间。两个人的关系逐渐变好。但王源眼里,隔阂还在。虽然和他畅所欲言,但总觉得王俊凯是抱着什么心思接近的,于是有意疏远些。但事实如此,他这么觉得也没什么错误的地儿。


顺理成章地,外界以为他俩真在一起了。但当刘志宏推了推他的手肘质问的时候,王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,“完全没有的事!”


就因为这话,流言不攻自散。但王俊凯听见这句话却皱了眉,连续几天板着脸一副人吓人的模样。


吴呈受不了他这幅样子,但是也自觉无力回天地想让他自生自灭,心觉王俊凯追小学弟这事儿怕是要泡汤了。但谁知王俊凯被王源一句话的这一盆冷水一浇,反而追到手的念头愈来愈烈,吴呈简称这种情况为,


占有欲迸发。


于是王源放学回家就被王俊凯各种堵在学校教室门口、学校走廊、学校门口保安室、学校门口小卖部、回家半路甚至是离家还有一个转角口的途中。


“这人是疯了。”王源在学校咬着刚买来的烤肠,对坐在自己面前的吴呈这样说。吴呈是他在下半学期时跟在王俊凯身边认识的,跟他自己也挺聊的来,人模狗样地和刘志宏互相分享着那些个女生的资料,一会儿的功夫就称兄道弟起来。


吴呈无奈看着面前嘟着嘴的王源,心想着王俊凯何苦看上这样一个人间大妖孽,长得好看还难以攻下。苦了自己夹在这两人中间,叫自己怎么正着腰板子做人。他摸了摸下巴,最终还是决定帮王俊凯一把,早日结束自己受王俊凯白眼和王源吐槽偶尔冷眼的生活。


于是在某个晴朗到不能再晴朗的午后,吴呈假借两人对方的名义把他俩约去操场旁边隐秘的小过道里,然后自己在原地远远见到两位主角之后,溜之大吉。原地只剩下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


“有事?”王源起先说话,只手叉腰挑眉望着王俊凯,仿佛一只随时会沸腾的茶壶子。


“有事,事多了。”王俊凯玩味轻笑,料见吴呈心思,更加笃定地抬眸望着眼前面容姣好的人,皮肤透彻地叫人想要吸吮而后快。三两步上前弯着笑眸看着他,双手插在裤兜里半屈着腰。王源身体微向后仰,白衬衣的纽扣一丝不挂地扣紧,在王俊凯眼中倒有几分禁欲似的诱惑。


就是那种,想要破坏他特定的节奏,搅乱他自律有序的规则的欲望。


王俊凯盯着王源乍然瞪大的眸子,向下便可见天生上扬的嘴唇,未加修饰却的确泛着令人欲要侵犯的红色。


他抬手按住王源的肩膀向后面的墙壁上靠倚,呼吸入口的空气携带炙热,燃去口中湿润,瞬间口干舌燥,欲要追求水源。王俊凯紧盯王源红润泛着水光的唇瓣,抬头咽了口口水。


“卧槽你有病啊!”王源在他附上身来时下意识吼出来,他盯着身前人上下滚动的喉结,伸舌舔了舔唇珠。抬手按住王俊凯的手臂向外推,却被变本加厉擒住手臂。


“有病,你有药吗?”他咄咄,手里是王源像女孩子样白皙却隐隐约约带着小麦色的手臂,他脸上是挑逗的笑,像是玩笑般的语气,气势却如鸿压制。他直勾勾盯着王源尤其好看的唇,目光流连。


“你……唔!!”王源瞪大眸子看着眼前人的倏忽靠近,浓密鸦睫突兀闯入视线,柔软的东西盖住欲要吐露的言语,浓郁的气息骀荡侵袭口鼻。王源胡乱挣扎中咬住了王俊凯的下唇,一股腥味儿顿然在两人口中蔓延,搅乱心绪。


王俊凯觉察嘴唇微丝痛感,却变本加厉伸舌在他口中一顿胡搅。


王源费劲力气才把人从自己跟前推开,抬手附在自己唇边随意擦过,眼含怒气狠狠盯住王俊凯。


“的确有药。”王俊凯凑近与王源眼睛平视,“不过,你这卖的是罂粟吧。”


“你他妈……”王源平扯着嘴蹦出这几个字,下一秒又牢牢闭了嘴,按住王俊凯的肩膀向外猛地一推。


王俊凯看王源这副样子,像极了被惹毛了的兔子。那兔子撒腿便跑,背影变成一帧帧的画面倒刻在王俊凯的记忆线上。


回忆到这儿算是完了。王源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,捕捉到人群里蹦哒着的刘志宏,紧赶慢赶地跟上去。


自从在小过道的那次事之后,他回家时脸颊还留存绯红,母亲问起来时他胡编乱造地说,“啊?啊,体育课跑的。”说完之后不免心虚,直径跑去了房间。


嘴唇上余温还在。王源一闭眼便想起王俊凯的脸和那个侵入性的吻。抬手附上脸时温度热得出乎意料,他暗自咬牙觉得自己好不争气。


很神奇的是,那之后王俊凯并没有缠着王源了,王源却眼巴巴地盯着王俊凯的班门口,一盯就是一个课间。


而现在王俊凯突兀在这时候找他,还如此大张旗鼓直接来班上堵人,他不由自主有些后背发凉。


爬窗的念头不了了之,他一上楼就看见班门口半倚门轴的王俊凯,桃眼修狭勾勒得眉眼漂亮极了。王源盯着看了片刻,那人才后知后觉转过头看见他。王俊凯嘴角在那刻扬起一个可见的弧度,冲着来者傻傻地挥了挥手。


这人还真的是傻得可以。王源攥着书包袋子想。


“你……来干嘛。”王源瞧见王俊凯还是那副叉烧包模样,瞥了两眼后又耷拉下脑袋,盯着自己出门时穿的帆布鞋。倏忽想起那天他凑上来时的不恭和戏谑,和当前这个笑得人畜无害的人截然不同,恍若两人。


“我就是来看看你……”王俊凯微微扯过王源的手臂。很细,有些瘦得过分。但他偏偏知道王源是个能吃的主儿,也不知这肉是长哪去了。他轻轻实力捏了一把王源的手肘,惹得王源猛地抬头看他。于是他笑眯眯地盯着王源眼睛说,“放学后见一面吧。”


王源愣神地听王俊凯自顾自说完,然后朝自己挥挥手走了。他在内心冲王俊凯翻了个白眼,心想这人真是我行我素。


到位置上之后刘志宏凑上来问他,到底去不去。他手一扬,“不去不去,管他什么王俊凯还是天王阎王的,他叫我去我就去?不去,肯定不去!”


刘志宏只好佩服地作揖奉承,“不愧是源哥啊,真是英明神武道貌岸然……”


王源:“那是。”


“不过源哥,你帮我把刚才你扬手的时候弄出去的笔捡一下呗……那是我的笔。”


于是王源本着“说不去就不去”的念头,百味交杂地替刘志宏……捡了笔。


身体往往比语言诚实。王源也忘记他这是看什么书看来的歪理了,反正他现在看着外头突然阴暗下来的天,第一反应不是赶紧回家免得下雨淋成落汤鸡,而是默不作声甩下了刘志宏,跑去王俊凯的班门口等他下课。他站在走廊上靠着栏杆,无聊到想要数羊了。


好在王俊凯很快就出来了。恰时,王源在看见王俊凯的那一刻,同时听见了突如其来的雨声。他转过头看向外面氤氲开来的天空,兀自说着,“下雨了……”


王俊凯勾住王源的书包带子把他向楼下扯,布料有些柔软的触感让人不禁让人眷恋起王源胳膊的肌肤。王俊凯有些慌乱地放开手,用眼神示意王源跟上他。


王源浑然不知地低头走路,暗自纠结没有雨伞应该怎么回去。眼前的王俊凯走得欢快雀跃,蹦蹦跳跳像只闹腾的雀鸟。


王俊凯从书包侧边抽出雨伞,按住机关向上一推,伴随“咯吱”一声,他转头看向望着大雨放空的王源。“你……不走吗?”


王源才回神般盯着他看了半刻,才抬手抓了抓后脑勺,笑得不好意思。“那什么,我没带伞哈……”


王俊凯愣了愣,随即拉住王源的手腕拉至伞底。


“王俊凯你……”


“傻子。”


王源噤声,手腕还被人拉着,他却出乎意料地不想放开了,脑子里回荡着的两个字,徘徊不去。


他小声嘟囔,“你才是傻子……”


王俊凯听这话稍稍凑近了些,故意让呼吸扑在人耳边。王源觉察耳边温热,转头便看见王俊凯靠近的嘴唇,通透的红色耀武扬威地在视野里喧嚣生笑。


的确是很诱惑人的,这相似于胡萝卜的红色。王源舔了舔唇,小过道里的情景乍然浮现,他又暗自红了脸。


王俊凯颔头半许后抬头看向前方装作不见王源颊边泛红,心脏却如打鼓般紊乱无序跳动着,气氛顿时尴尬到令人窒息。他望着外头流水似倒下来的雨,摸了摸口袋里静静躺着的还没送出去的巧克力,蓦然捏住包裹住糖的包装袋递到王源面前,咧嘴笑着,


“听说下雨天,我和你更配哦。”


“啪嗒啪嗒”的雨声在雨伞上不断发声,稀稀落落地传入王源耳中。他故作镇定地掠下王俊凯手中的巧克力,半昂着头把巧克力收入囊中。


王俊凯:“你这算是……”


王源好像才反应过来似的,眼神游离了一会儿将视线聚集在王俊凯。“那什么,巧克力,我收下了。”


王俊凯看着他裤兜里的巧克力看了半晌,继而眯了眯眼看着他,“然后呢?”


王源低了低头,摸出巧克力剥开吃起来,吐字变得模糊不清。


王俊凯只听见他说,


“然后……你,我也收下了……”






/////END